现在余志乾面临一个抉择问题,是用自己刚刚到手还没有捂热的七十万两去购买自己老爹名单上的东西,还是找个人搞点高仿作品送给自己老爹?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如果自己选择第一个,自己又要变成那个穷困潦倒的太子殿下,没事还要去坑坑人,还要去自己母后面前哭哭惨,反正要什么没什么的日子。

第二天如果不被发现还好,如果被发现了,皇帝因此可能会勃然大怒,然后自己被皇帝罢黜……

在生存和钱的面前,余志乾选择了钱,没办法啊,二老婆要生娃了,养娃不要钱的?除此之外,自己还有那么大的摊子要花钱,还要为了余唐帝国科研建设添砖加瓦,这七十万两可以做很多事情,与其变成一些无用的古董字画,不如投入科研之中。

余志乾发誓,自己绝对不是因为心疼钱,舍不得钱,小气而不给自己父皇买真品的,绝对是为了余唐帝国将来考虑,也许多了这七十万两白银,以后再战场上余唐帝国多了一些利器,减少一些军士伤亡……

想到这里的时候,余志乾都相信自己绝对是一个正义的人,一个心胸宽广,胸怀天下之人,绝对不是贪财好色,贪生怕死……

说服自己之后,余志乾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考量,看向大掌柜:“大掌柜的,问你个事,长安城之中,谁能临摹出贵妃醉酒图!”

大掌柜听到余志乾询问先是一愣,接着有些扭捏道:“殿下,这个草民不知!”

“皮痒了?”余志乾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大掌柜是在说谎,这家伙肯定知道,只是不敢说罢了。

“说吧,赦你无罪!”

听到余志乾的话,大掌柜微微一笑道:“那个殿下,本来长安城里没有什么人能够临摹出贵妃醉酒图,因为贵妃醉酒图乃是当年一名大家所做,非常人能所及也,不过近日长安城里出现一人,自称桃花庵主,他临摹仿画了一批名家字画,真假难辨!不过此人甚是神秘,草民也不知道此人在哪!”

“桃花庵主?”

余志乾眯着眼睛思索了一下,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啊,闭上眼睛开始思考了起来,桃花庵主,桃花庵主,桃花庵!

“哼,原来是你小子啊!”

余志乾瞬间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如果说一般这个居士,那个居士的,余志乾肯定不会记得是谁,但是这个桃花庵主,余志乾思索了一下就知道了,无他有部电影叫做唐伯虎点秋香,这首诗就火了起来,没错,桃花庵主就是写了那首,桃花武侠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爱吃鸡翅膀的伯虎兄!

“你确定那个家伙能够临摹贵妃醉酒图?”

“能,此人仿品草民见过,十分逼真,而且据说此人十分擅长画仕女图……”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给本宫打听一下名单上其余东西都在哪里!”

说完之后,余志乾起身前往书房,让和珅将吕布叫来,吕布这货和参加科举的学子比较熟悉,这个家伙应该知道唐伯虎在哪里。

话说吕布这货科举中了二榜进士,也算是光宗耀祖了,虽然还未正式授予官职,不过余志乾已经让人将他的任命留在东宫之中,具体给什么职位,就要看吏部官员怎么给。

“殿下!”

自从吕布中举之后,整个人的穿着变化很大,开始越来越向文臣靠,余志乾看着这个有潜力成为当世最强武将的家伙,硬生生的变成了一个文臣,不得不感叹一句,真的是让人唏嘘啊,余志乾甚至怀疑这个吕布是一个假吕布,不过是同名同姓罢了。

不过有貂蝉在,余志乾感觉假不了,一个人叫做吕布的概率有,但是有一个人叫做吕布,妹妹叫做貂蝉的概率有多高?

“来了?”

看着吕布,余志乾笑了笑,指了指边上的位置:“坐!”

“谢太子殿下!”

“吕布,我听说你在学子之中交友甚广,认识一个叫做唐伯虎的家伙吗?应该是一个江南人,应该是某个地方比较出名的才子,也许一起来的人还会有祝枝山,文征明什么的,有印象吗?”

余志乾尽可能的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说的详细一点,让吕布可以缩小一下思考范围,听到余志乾的话,吕布眯着眼睛思索了一下,接着瞬间就想起了余志乾说的人是谁:“殿下,您说的这个人,布有点印象,江南道人,据说是吴中四大才子之首,诗画双绝,不过今年科考好像并不如意,布曾经在科考之前参加过一次学子的踏进活动,见过此人,好像是一个就叫做祝枝山的人带来的!”

吕布认识这个人,事情就好办了,只要找到这个家伙下面的事情就简单了,找到唐伯虎,关在小黑屋之中让他去画画,画好了再出来,至于祝枝山,余志乾好像记得这个家伙的字好像写的也不错,可以让他临摹一些名人的字,也许有意外之喜呢?

长安城某个客栈之中。

“伯虎兄,你不回江南吗?”

唐伯虎摇了摇头:“不回去了,以前在江南,是我小看了天下英才了,我要留在长安城!”

最近在长安,对于唐伯虎来说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以前在江南,虽然人文鼎盛,文学氛围浓厚,但是到了长安城之中,唐伯虎发现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长安北城墙上的实验,唐伯虎至今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为什么两个重量明显不同的东西,居然能够同时落到地上,不是应该越重的东西下降越快吗?

十里坡附近时不时进行的飞行实验,虽然没有真的飞起来,但是人却离开了地面,还有长安城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