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6章这事儿有点难办

萧韵宁微微一愣,整个人就停下了。

对方很快的来到了萧韵宁的面前,却在看到她脸的那一刻脸色突变。

“你不是阿宁,你是谁?”

“你又是谁?”

萧韵宁第一次听到有人怀疑自己的身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是阿哲,你不是阿宁。他们都说卓九爷救了当年的阿宁,可是我和阿宁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比任何人都熟悉阿宁,你根本不是我的阿宁。所以你们把阿宁弄哪儿去了?”

阿哲突然就激动起来。

这个名字让萧韵宁有片刻的呆愣。

她记起了阿哲是谁,应该是她青梅竹马的初恋,可是面对着这个人,萧韵宁没有任何的动心感觉,甚至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说是陌生人毫不为过。

但是但凡是爱过的人怎么会没有感觉呢?

而且还是青梅竹马的恋人?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说我不是阿宁,你有什么证据吗?”

阿哲显然也有些微楞,仿佛对萧韵宁此时的态度赶到茫然。

他低声说:“阿宁的右胳膊上有个胎记,你有吗?”

萧韵宁直接撸起了自己的胳膊,上面什么都没有,十分光滑。

看到这一幕,不但是阿哲,连萧韵宁都愣住了。

她不是阿宁、1

那么她是谁?

“我是谁?”

这个疑问让阿哲有些微楞。

“你不知道自己是谁?”

萧韵宁摇了摇头。

阿哲皱着眉头说:“可是你一直在盗用阿宁的身份,所以你们把我的阿宁弄哪儿去了?”

这话萧韵宁没办法回答。

就在萧韵宁有些茫然的时候,鲸鱼恰好过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咯噔了一下,然后快速的一个眼神,周围顿时有人把阿哲给包围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萧韵宁的眸子微眯,却一言不发。

鲸鱼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萧韵宁说:“阿宁小姐,你要去打水吗?我去把。”

“好。”

萧韵宁将水壶给了鲸鱼,自己则无比冷静的回到了病房。

叶梓安看到她回来,手里却没有拿水壶,不由得楞了一下。

“怎么了?”

“没事儿,遇到鲸鱼了,他说他去,我就没抢这个活儿。”

萧韵宁其实很想问她是谁的,但是对上叶梓安那双担忧的眸子,她居然开不了口了。

这个男人对她的好她是能够感觉到的,只是现在却不知道这个好是为了她还是为了那个阿宁。

如果自己不是阿宁,那她是谁?

这些年她居然成为了另一个人的替身吗?

仔细想想,除了和阿笙相识的记忆有,其他的记忆貌似一点都没有,所以对于阿哲说她不是阿宁的话她一点都不曾怀疑,只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到底是没了些底气。

“阿笙。”

“恩?”

叶梓安微微抬头,总觉得这个样子的萧韵宁有些不同以往。

萧韵宁突然就笑着说:“你喜欢我的是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