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那不一样。”

白靳的眼底灼烈的恨意,看的赵轻丹有些心惊。

这该是何等的恨,才会这么滚烫浓烈啊。

“有些仇,我一定要亲自去报。就算我像他们一样死在战场上,那我也认了。我曾经在父母和兄长的坟前发过誓言,一定会亲手给他们报仇的。”

“倘若未来几十年,两国再不开战,各自平静,你又该如何?报仇的机会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的,发生战争也不是什么好事,没有一个国家想要轻易发动战争,一定是形势迫不得已了,才会选择兵戎相见。将士也好,百姓也好,都可能被累及,他们却本都是无辜的人。就像你的父兄一样,他们不过是从军而已,何其无辜,还不是被战争牵连的可怜人。”

白靳目光坚定:“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也没有盼着一定要打仗,如果没有战事,两国从此多年都风平浪静,那也是一桩美事。但我得守着安盛的疆土,守着我父兄曾用性命换来的那一片土地,才能无愧于心。”

“白靳,你太犟了。”

赵轻丹有些无奈,可她对上这个小姑娘的眼神,又说不出更重的苛责来。

她突然失去了指责她的立场,赵轻丹想。

未经她人事,总归不能感同身受。

而今她复述出来的事迹已经足够让赵轻丹不是滋味了,可是真正发生的时候,可能比经年之后讲述的情况更加惨烈悲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